手机白白视频在线观看

手机白白视频在线观看

盖膀胱因肝木之湿热,不敢导引而入,以致自焚。 而脾土不能运化湿热之气,蕴结于带脉之间,肝火焚烧,肝血不藏,亦渗入于带脉之内,带脉因脾气之伤,约束无力,湿热之气随气下陷,同血俱下。

但初下喉之人可救,食之多时,久入胃中,则无益矣。苟存坚忍之心,绝欲慎疾,信服前汤,无不生者。

湿既入肾,是精非纯粹之精,安得育麟哉。惟火动之极,则肝气大开,血不藏矣,血不藏则精亦不能固,而肾中之真阴,亦随之俱泄。

治法宜大补肺气,兼补肾水。加益智以防其遗,加肉桂以引其路。

治法不必泻肾中之火,但补其肾中之水,则水足济火,肾既不热,骨髓之内外何能热乎。魄门正肺之门也,肺门谨锁,大肠之水又何从而出乎?

治法将泻膀胱,而膀胱无邪,将补膀胱,而膀胱又未损正。不必止鸣而鸣自止者,妙在行肝气之郁居多,所以奏功特神耳。

Leave a Reply